中药材通

磕头虫

中药材

磕头虫学名叩头虫,属于节肢动物门昆虫纲,是一类昆虫的总称。当虫体被压住时,头和前胸能作叩头状活动,所以叫叩头虫。其幼虫常对宿主造成伤害。

磕头虫形态特征

成虫暗褐色,体狭长略扁。 前胸和中胸能有力地活动。当虫体被压住时,头和前胸能作叩头状活动,所以叫叩头虫。

幼虫(金针虫)体黄色或黄褐色,细长,圆柱形,略扁,皮肤光滑坚韧,长约 20 毫米。常见的沟叩头虫雌虫体长 14 17 毫米,宽约 5 毫米;雄虫体长 14 18 毫米, 宽约 3.5 毫米。深栗色,密被金黄色细毛。幼虫黄褐色,体宽扁,背面有一纵沟。蛹长纺锤形,乳白 色。细胸叩头虫成虫体长 8 9 毫米,宽约 2.5 毫米; 体形细长扁平,黑褐色,有光泽及黄褐色细毛。幼 虫淡黄褐色,体细长,圆筒形。卵乳白色,近圆 形。

磕头虫包括种类

叩头虫属包括很多种类,其中直条叩头虫(Agriote lineatus L.),暗色叩头虫(A.obscurus L.),大田叩头虫(A.sputator.)和 A.sordidus illiger 等生活在农业生态系和自然生态系中,Agriotes gallicus Boisduval et Lacordaire 仅在未治理的生态系统中存在。

磕头虫分布区系

目前 ,中国记述的叩甲种类有 7-90 余种, 隶属于12 亚科 , 120 属, 均属古北区系 、东洋区系种 , 北起黑龙江 、内蒙古 、新疆、宁夏等地区 ,南至上海、福建、中国台湾省、浙江、云南等省市 ,东接俄罗斯东境, 与朝鲜北境相接并滨海岸 ,西达宁夏、甘肃、青海及新疆西陲 。种类及优势种因分布区不同而存在差异。从各亚科分布特点分析, 东洋界亚科较古北界亚科丰富, 12 个亚科因分布区不同而有差异 ,在华中区、西南区 12 亚科均有分布, 而在华北区仅分布有 7 个亚科。从叩甲科属 、种的分布情况剖析,华南区占有绝对优势,属 、种分布最为单调的是青藏区 。通过叩甲科区系调查 ,有 12 个种属于优势种。叩甲分布除少数发达属广布外, 大部分属 、种分布呈现一定的地域性 , 如丽叩甲属(Campsosternus)为东洋界特有属。

磕头虫发生特点及危害

在河南地区,叩头虫 2 3 年发生 1 代,以幼虫和成虫在土中越冬。成虫于 4 6 月份 出现,幼虫于 5 6 月份危害严重。叩头虫成虫多 在白天飞出活动。

叩甲科大多数种类是重要的地下害虫, 主要以幼虫(金针虫)对寄主造成危害。咬食正在发芽的种子或幼苗的须根、主根及茎的地下部分,影响种子发芽或造成苗木大量枯死。为害的寄主植物种类繁多,因地域不同 ,寄主种类不同 。在北方主要为害麦类、马铃薯 、高粱 、玉米 、棉花等农作物, 对一些林木亦进行为害。在南方, 为害麦类 、豆类、瓜类、花生、棉花等农作物。另有沟胸重脊叩甲 和筛胸梳爪叩甲 等种类为害食用竹笋的报道 。亦有部分种类为捕食性益虫, 如尖鞘叩甲属(Oxynopterus)中的一些种类, 在天敌昆虫资源开发利用上具重要意义 。

磕头虫防治方法

秋季及时翻耕土壤,加强田间管理, 清除杂草,减少虫源。在田间堆草引诱成虫,诱捕后喷施 50%乐果 1 000 倍液进行毒杀。结合翻耕整 地用药剂处理土壤,可用 50%辛硫磷乳油 75 ml 拌 细土 2 3 kg 撒施,施药后浅锄;或用 90%敌百虫 800 倍液浇灌植株周围土壤进行防治。利用其趋光性,在盛发期间在田间地头设放在黑灯光,诱杀成 虫,减少田间卵量。

磕头虫生物学研究

我国对叩甲生物学特性的研究, 仅有零星报道, 而叩甲其他领域的研究, 尚未开展。目前,对少数叩甲的电生理行为,生态位以及捕食能力已有介绍。

以莱氏猛叩甲为例,莱氏猛叩甲普遍分布在松墨天牛发生区,同时发现松墨天牛被取食后的残体,表明莱氏猛叩甲是松墨天牛的捕食性天敌。莱氏猛叩甲均能捕食黄粉虫和松墨天牛的幼虫和蛹; 相比于捕食黄粉虫, 莱氏猛叩甲对松墨天牛的幼虫和蛹具有更好的捕食效率, 具有很好的生物防治前景, 是未来松墨天牛治理潜在高效生物防治因子。

磕头虫磕头虫文学

散文家笔下的磕头虫

近来清朝剧风行,打开电视机,满眼的长袍马褂马蹄袖,匍匐于地,山呼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一部电视剧看下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磕头如捣蒜”,求人要磕头,感激也要磕头。恍惚中,屏幕上一片磕头虫。

是的,正是那种名叫磕头虫的小虫子。在时庄孩子们的心目中,磕头虫属于最没有气节的一种小虫子。小时候听惯了老祖母的教诲: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轻易给人下跪,看那故事片中的地下党员,也个个都是钢铁硬汉,宁死不屈,男人是,女人也是,让我们佩服。这就让我们越发瞧不起磕头虫,怎么能动不动就给人磕头呢?我们怀疑,磕头虫的前身一定是那叛徒,要不,膝盖会那么软?

就像叛徒在革命队伍里并不多见,见到磕头虫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它没有那些随处可见的蝴蝶蚂蚱多,甚至比那本来就不多见的耙地虫还要少,偶尔会在墙角发现它,或者是在上学的路上和它不期而遇,总是那么急急匆匆,像是有什么急事要等着它去办。

磕头虫因为少,就显得格外珍贵,鲁迅说:“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物以稀为贵嘛,磕头虫的待遇也大抵如此。好不容易和它遇上了,孩子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围追堵截,把它捉住,像是得到了宝贝,藏进火柴盒,带到学校,放在课桌上,看它表演。 那真是一个盛况,伙伴们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课桌围住,看主人把它从火柴盒中取出,放在课桌上,轻轻按住它的后半身,力量要掌握得恰到好处,不能大,大了会把它按碎,也不能小,小了一下就会蹦得无影无踪。被按住后半身的磕头虫面对众人,正如那清剧中犯我杀头之罪的小官面对皇上,“磕巴磕巴”不停地磕起头来,直是要磕出血来,事实上,磕头虫磕头时间长了,真的会在它的头下发现一滩潮潮的东西,不知是它的血还是它的泪。我想,如果我能听得懂虫语,一定能听到它一边磕头,一边哀求:“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或是“皇上开恩,皇上开恩”,正是剧中人物犯了死罪的形象。长大后学到一个词:“磕头如捣蒜”,最初的印象就是从小时候玩磕头虫得来的。

要是正好有两个同学都抓住了磕头虫,那就更有趣,会让它们面对面磕起头来,你方“啪”罢,我又“啪”起,此起彼伏,清脆的响声络绎不绝。这时,就有孩子在旁边学着大人的腔调喊:“夫妻对拜,入洞房喽!”可是,并没有人把它们真的送进洞房,直到老师快进教室了,才让它们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还有一种玩法必须在地上,要是在桌上,很可能会就此失去它的身影。选一块比较大些的平地,把它背朝下反放于地,就见它头尾紧贴地面,身体如一张弓弯起,“啪”地一收缩,身体弹起老高,我们蹲在旁边,有时候甚至要把头往上面抬起一下,才能瞧见它在空中的姿态,弹跳的高度,大约略略逊于跳蚤。有趣的是,往往一次弹起并不能翻过身来,非得两次以上才能肚皮朝下,翻身过后,就想急急逃走,可哪里逃得脱呢?还没跑出多远,又被旁边的孩子弄得仰面朝天,于是啪啪的声音又开始响起。我后来跟师傅学武术,练那“鲤鱼打挺”,总觉得自己不像干地上的鲤鱼,倒更像一只被人翻过来的磕头虫。

这种小虫,个头不大,大约身长也就两个米粒,全身黑色,像上了油,油光水滑,背上有对硬翅,却不常飞,即使飞也不高,除了急急赶路,没有别的本领逃生,被人捉住以后惟有不停磕头。可孩子们并不可怜它,一边看它磕头好玩,从中获得乐趣,一边还要骂它没有骨气,不把它折腾死,誓不罢休。

编辑:珴并不奢望珎的一句问候

上一篇:哉果

下一篇:向天蜈蚣

药材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