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通

臭草

中药材

药用臭草为植物界芸香科植物芸香(Ruta graveolens L.)的全草,6月至7月采收,阴干。性寒性较大,味味道较苦、辛。有祛风,退药性发热,利尿,活血,解毒,消肿之功能。本药材常用感冒发药性发热、风湿骨痛、小儿惊风、小便不利、泄泻、疝气、跌打损伤、药性发热毒疮疡、湿疹。

原植物芸香多年生草本,有强烈气示。全株是没有毛的,有腺点。叶互生,聚伞花序顶生或腋生;花金黄色;花盘有腺点;蒴果成熟时开裂。种子肾形,黑色,花期春季。

臭草药源相关

臭草出处

《生草药性备要》

臭草异名

臭艾《广西中药志》,小香草《广西植物名录》,荆芥七《广西中草药》。又名芸香草 (英)Co毫米on Rue Herb

臭草来源

为芸香科植物芸香的全草。我国南部多有栽培。

臭草采集

6月至7月采收,阴干。

臭草药性论述

臭草性味归经

性寒性较大,味味道较苦、辛。

《生草药性备要》记载:"味味道较苦,性寒性较大。“

《本草求原》记载:“味道较苦辛,寒性较大。”

臭草功用主治

祛风,退药性发热,利尿,活血,解毒,消肿。治感冒发药性发热,风湿骨痛,小儿惊风,小便不利,泄泻,疝气,妇女经闭,跌打损伤,药性发热毒疮疡,湿疹。

《生草药性备要》记载:"消百毒肿,散大疮,理蛇伤。"

《南宁市药物志》记载:"退药性发热祛风,利尿消肿。治小儿发药性发热惊风,风湿骨痛。"

《广西中药志》记载:"治瘴疟、药性发热毒疮疡及一切跌打损伤。外敷于患处蜈蚣咬伤。"

《中国药植图鉴》记载:"治经闭不调,疝痛。"

《广西植物名录》记载:"祛风解毒,凉血散瘀。治感冒发药性发热,月经不调,衄血,牙痛,疖肿,蛇咬伤。"

臭草用法用量

是可以内服的一味中药材,食用方法为煎药去渣喝药汁,每天用量在,1-3钱。外用:捣烂药材敷于患处、捣汁调敷于患处或塞鼻。

臭草宜忌

《广西中药志》记载:"孕妇切勿服用或请尊医属。"

臭草选方

治小儿惊风:鲜臭草五至七钱。酌冲开水炖服,一般日服两次。《福建民间草药》

治泄泻及小便不通:臭草叶,或生或煮食之。

治腹内蛔虫:清油煎臭草叶,捣烂敷于患处脐上。

治鼻血:臭草叶捣烂,塞鼻孔。(

方以下出《纲目拾遗》)

治小儿头上小疖:臭草叶捣取汁,和青黛搽。《岭南采药录》

治初生儿疝气(由号哭引起):鲜臭草三至五钱。酌加开水炖服。《福建民间草药》

治小儿大便肠出:好酒煮臭草叶,捣烂,用布作膏贴之。

治危急重病昏晕:臭草叶醋烹,搓熟塞鼻。

治蛇、蝎、蜈蚣等毒:急取臭草叶生食。(

方以下出《纲目拾遗》)

治跌打肿痛:鲜臭草叶五钱,捣烂冲温酒服;另用鲜臭草叶捣烂推擦伤部。《福建中草药》

治小儿湿疹:鲜臭草茎,叶二至三钱。绿豆三钱。开水泡服。《福建中草药》

臭草现代研究

臭草药理药性

解痉:全草中所含的总碱有解除平滑叽痊挛的作用(以氯化钡引起离体兔回肠的痉挛),以山小橘碱为最强,崖椒碱及一种哇啉类生物碱次之,茵芋碱及香草木宁碱则更次,效力与罂粟碱相当。对大鼠粤氏括约肌,总碱也有解痉作用,茵芋碱及γ崖椒碱作用较弱。民间用作解痉剂,主要系由于其中所含的香豆精类,如佛手柑内酯及一种发蓝色萤光的未知物、花椒毒素、挥发油等所致。补骨脂素,异虎耳草素、异欧芹属素乙,呋喃香豆精(化学结构未定)、芳香羟基羧酸衍生物皆对兔回肠有解痉作用。白鲜碱、崖椒碱、茵芋碱、香草木宁碱的混合物对大鼠、豚鼠的解痉作用较单个成分强。

子宫:种子的水提取物对豚鼠的离体子宫有兴奋作用,引起流产的成分为挥发油,乃直接作本药材常用子宫肌纤维所致。孕妇堕胎往往引起死亡或出现严重反应,故有人认为流产为全身中毒的结果。对催产素所引起的大鼠子宫的收缩,茵芋碱可增强之;而白鲜碱、崖椒碱则削弱之,对自发性子宫收缩则不降低。东莨菪素对药物或激素引起的离体或在位的大鼠子宫的收缩,有解痉作用。补骨脂素对未成熟雌兔,能拮抗雌激素的作用,而与孕激素则有微弱的协同作用;也有报告它对雌性大鼠的性周期并无影响,却能抑制大鼠的精子生成。茵芋碱、白鲜碱、崖椒碱的混合物能降低肾上腺素对豚鼠精囊的作用。

皮肤:呋喃香豆精类的佛手柑内酯、补骨脂素、花椒毒素等均可引起光过敏;即注射或内服此等物质,再以长波紫外线或日光照射,可使受照射处之皮肤红肿、色素增加,甚至表皮增厚;特别是花椒毒素,可用来治疗白癜风(每日口服10-40毫克,或注射20毫克,局部以水银灯或日光照射,如此半月至数月)。呋喃与香豆精并无光敏作用,必需二者成线状环形结合后方有效,完整的内酯环也是必需的。本类中以花椒毒素、补骨脂素作用最强。对白癫风治疗有效者,可见局部皮肤中RNA、DNA含量增高,局部的色素增加,在蟾蜍身上曾证明有酪氨酸酶活性增强,黑色素增加;也有人证明花椒毒素能提高大鼠血清铜水平(黑色素之形成需含铜酶,酪氨酸酶)。本类物质对血浆蛋白质并无光氧化作用,但能吸收紫外线。有人报告花椒毒素对"日照射"损伤有保护作用,服用时期较久,皮肤角化层愈厚愈致密,对日光照射也愈能耐受,内服未见严重副作用,日光照射与皮肤癌有一定关系,曾报道花椒毒素等腹腔注射,可使小鼠的紫外线照射引起皮肤癌增加,口服却有保护作用;但口服的保护作用未被证实。在体外,本类物质有杀灭肿瘤细胞的作用。

抗微生物:呋喃香豆精类对细菌也有光敏作用:即在这些物质存在时,如同时曝光,可引起细菌死亡,这些化合物本身一般并无抗菌作用。在体外试验中,补骨脂素、花椒毒素(100微克/毫升)对人型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伞形花内酯对布鲁氏杆菌有抗菌作用,补骨脂素如与紫外线同用,可灭活某些DNA病毒及RNA病毒。

其他作用:全草中所含呋喃香豆精,山小橘碱有抗炎及抗组织胺作用。异虎耳草素对大鼠的实验性溃疡有中度的保护作用。茵芋碱对肌肉有麻痹作用,累及心肌可引起哺乳动物的血压进行性下降。

臭草毒理毒性

臭草所含挥发油,有难闻的气味和刺激性,本药材常用皮肤可引起烧灼感、发红和起泡,内服则引起剧烈胃痛、呕吐、衰竭、意识模糊、抽搐等。

对低等动物可引起肝变性和实质性肾炎。对其中所含的呋喃香豆精类,曾有报告个别病例用大量花椒毒素,可加重糖尿病,但动物试验不能证实此说(给大鼠口服200-2300毫克/公斤后,2448小时内血中糖、谷胱甘肽的含量均无显著改变)

人每日口服30毫克共3个月,肝功能之变化在正常范围内。400毫克/公斤的一次剂量可使豚鼠致死,此乃由于肾上腺的出血;此外尚有肝脏的混浊肿胀、脂肪变性、急性出血坏死及肾脏的严重郁血并导致血尿。

长期用药(12毫克/公斤,共5个月)可引起幼豚鼠的肝坏死而不影响其生长。大量给蟾蜍、大鼠注射,可引起强直性阵发性惊厥,死于呼吸停止;慢性试验中,中毒的动物有胃肠刺激、肾上腺及脾脏的出血、肝硬化等,补骨脂素给犬每日口服15毫克/公斤1560天,大鼠每日口服100-200毫克/公斤17天或33毫克/公斤60夭,均无病理改变。致死量可引起小鼠心、脑的营养不良,大鼠内脏、皮肤、肌肉中的触酶、脱氢酶、过氧化酶的活性增强,肝增大及郁血;兔注射25毫克/公斤,可使血糖下降。

补骨脂素的半数致死量(毫克/公斤),小鼠口服为625,皮下注射为480;大鼠口服为1330,皮下注射为83-0.花椒毒素、佛手柑内酯对大鼠肌肉注射之半数致死量分别为160及945毫克/公斤。对小鼠的半数致死量(毫克/公斤),白鲜碱、崖椒碱、茵芋碱、香草木宁碱为150-250;芸香碱为45,所含的其他生物碱为75140.

编辑:我的网名有十二字不信你数

上一篇:青城细辛

下一篇:芡实茎

药材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