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胡

Chai Hu

中药材通

中药材通 中药材tag

注意:柴胡为含有毒性中药材。

柴胡最早出处《本经》,柴胡为伞形科植物柴胡或狭叶柴胡的根。在中医上认为具有解表退热、疏肝解郁、升举阳气的功效和作用。对外感发热;寒热往来;疟疾;肝郁胁痛乳胀;头痛头眩;月经不调;气虚下陷之脱肛;子宫脱垂;胃下垂都有良好的作用。真阴亏损,肝阳上升者忌服 。

1.半夏为之使。恶皂荚。畏女菀、藜芦。

2.元气下绝,阴火多汗者,误服必死。

3.病人虚而气升者忌之,呕吐及阴虚火炽炎上者,法所同忌。疟非少阳 经者勿食。

别名

地熏、茈胡、山菜、茹草、柴草

性味

苦,微寒。

归经

归肝、胆经。

炮制

柴胡:除去杂质及残茎,洗净,润透,切厚片,干燥。醋柴胡:取柴胡片,照醋炙法附录Ⅱ D)炒干。

柴胡的功效与作用

《中华本草》↓

在中医上认为具有解表退热、疏肝解郁、升举阳气的功效。对外感发热;寒热往来;疟疾;肝郁胁痛乳胀;头痛头眩;月经不调;气虚下陷之脱肛;子宫脱垂;胃下垂都有良好的作用。

《中国药典》↓

和解表里、疏肝、升阳。本药材常用感冒发热、寒热往来、胸胁胀痛、月经不调、子官脱垂、脱肛。

《中药大辞典》↓

和解表里、疏肝、升阳。治寒热往来、胸满胁痛、口苦耳聋、头痛目眩、疟疾、下利脱肛、月经不调、子宫下垂。

一、《本经》记载: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

二、《别录》记载:除伤寒心下烦热、诸痰热结实、胸中邪逆、五藏间游气、大肠停积、水胀、及湿痹拘挛。亦可作浴汤。

三、《药性论》记载:治热劳骨节烦疼、热气、肩背疼痛、宣畅血气、劳乏羸瘦;主下气消食、主时疾内外热不解、单煮服。

四、《千金方》记载:苗汁治耳聋、灌耳中。

五、《四声本草》记载:主痰澜、胸胁中痞。

六、《日华子本草》记载:补五劳七伤、除烦止惊、益气力、消痰止嗽、润心肺、添精补髓、天行温疾热狂乏绝、胸胁气满、健忘。

七、《珍珠囊》记载:去往来寒热、胆痹、非柴胡梢子不能除。

八、《医学启源》记载:除虚劳烦热、解散肌热、去早晨潮热。

九、《滇南本草》记载:伤寒发汗解表要药、退六经邪热往来、痹痿、除肝家邪热、痨热、行肝经逆结之气、止左胁肝气疼痛、治妇人血热烧经、能调月经。发汗用嫩蕊、治虚热、调经用根。

十、《纲目》记载:治阳气下陷、平肝、胆、三焦、包络相火、及头痛、眩晕、目昏、赤痛障翳、耳聋鸣、诸疟、及肥气寒热、妇人热入血室、经水不调、小儿痘疹余热、五疳羸热。

禁忌

真阴亏损,肝阳上升者忌服 。

一、《本草经集注》半夏为之使。恶皂荚。畏女菀、藜芦。

二、《医学入门》元气下绝,阴火多汗者,误服必死。

三、《本草经疏》病人虚而气升者忌之,呕吐及阴虚火炽炎上者,法所同忌。疟非少阳 经者勿食。 -《中华本草》

大叶柴胡Bupleurumlon克iradiatumTurcz.的干燥根或茎,表面密生环节,有毒,不可当柴胡用。 -《中国药典》

真阴亏损,肝阳上升者忌服。

一、《本草经集注》半夏为之使。恶皂荚。畏女菀、藜芦。

二、《医学入门》元气下绝,阴火多汗者,误服必死。

三、《本草经疏》病人虚而气升者忌之,呕吐及阴虚火炽炎上者,法所同忌。疟非少阳经者勿食。 -《中药大辞典》

柴胡的食用方法

是可以内服的一味中药材 :食用方法为煎药去渣喝药汁,每天用量在,3-10克;或将本品做成丸剂或者散剂使用、散。如果只是外用的,取适量本品,煎煮后洗于患处或身体即可;或涂抹与患处。 -《中华本草》

3-9克。 -《中国药典》

是可以内服的一味中药材 :食用方法为煎药去渣喝药汁,每天用量在,0.8-1.5钱 [ 钱 ]古代的重量单位,10钱=1两,1钱等于现在的3.12克或3.72克。 ;或将本品做成丸剂或者散剂使用、散。 -《中药大辞典》

药材基源

柴胡为本味中药材为伞形科植物柴胡Bupleurum chinense DC.或狭叶柴胡Bupleurum scorzonerifolium Willd.的干燥根。按性状不同,分别习称“北柴胡”及“南柴胡”。春、秋二季采挖,除去茎叶及泥沙,干燥。

生境分布

生态环境:中药材植株生长于干燥草原,向阳山坡及灌木林缘等处。中药材植株生长于干燥草原,向阳山坡及灌木林缘等处。

目前药材分布情况:分布于东北、华北及陕西、甘肃、山东、江苏、安徽、广西等地。分布于东北、华北及陕西、甘肃、山东、灌输、安徽、广西等地。

性状

北柴胡:呈圆柱形或长圆锥形、长6-15厘米、直径0.3-0.8厘米。根头膨大、顶端残留3-15个茎基或短纤维状叶基、下部分枝。表面黑褐色或浅棕色、具纵皱纹、支根痕及皮孔。质硬而韧、不易折断、断面显纤维性、皮部浅棕色、木部黄白色。气微香、味微苦。

南柴胡:根较细、圆锥形、顶端有多数细毛状枯叶纤维、下部多不分枝或稍分枝。表面红棕色或黑棕色、靠近根头处多具细密环纹。质稍软、易折断、断面略平坦、不显纤维性。具败油气。

采收加工和储藏

春、秋挖取根部,去净茎苗、泥土,晒干。 -《中华本草》

鉴别

1 取本品粉末0.5g,加水10ml,用力振摇,产生持久性泡沫。

(2) 取本品粉末0.5g,加甲醇20ml,置80℃水浴回流1 小时,放冷,滤过,滤液浓缩至5ml,滤过,滤液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柴胡皂苷a,柴胡皂苷b对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 各含0.5mg 的混合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5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醋酸乙酯-乙醇-水(8:2:1) 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2% 对二甲氨基苯甲醛的40%硫酸溶液,60℃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分别置日光及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或黄色荧光斑点。

毒性

柴胡毒性很低,柴胡浸膏10%水溶液鼹鼠 皮下注射,其最小致死量为100mg/kg。小鼠1次腹腔注射北柴胡总挥发油的半数致死量为1.19±0.12g/kg,北柴胡总甙的半数致死量为1.906±0.21g/kg。另有报道,柴胡总皂甙小鼠口服的半数致死量为4.7g/kg,腹腔注射为0.112g/kg;豚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0.583g/kg。本品所含白芷素大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165mg/kg,小鼠为254mg/kg。

药理作用

一、解热作用

早年证明,大剂量的柴胡煎剂(5g生药/公斤)或醇浸膏(2.5g生药/公斤)对人工发热的家兔有解热作用。对用伤寒混合疫苗引起发热之家兔,口服煎剂或浸剂(2g/公斤),也有轻度的降温作用。以后又有报道,柴胡煎剂的解热作用并不明显,而柴胡甙200-800毫g/公斤口服,对小鼠有肯定的降低正常体温及解热作用。

二、镇静、镇痛作用

柴胡甙口服,对小鼠有镇静作用(爬杆试验),并能延长圜己巴比妥的睡眠;它有良好的镇痛作用和较强的止咳作用,但无抗惊厥作用,也不降低横纹肌的张力,有人认为,柴胡甙可列入中枢抑制剂一类。

三、抗炎作用

柴胡甙口服(600毫g/公斤)可显著降低大鼠足踝的右旋糖酐、5-羟色胺性水肿。在大鼠的皮下肉芽囊肿(巴豆油及棉球法)试验中,确定柴胡甙有抗渗出、抑制肉芽肿生长的作用。柴胡单用或配成复方均有效,其抑制肉芽肿生长的作用强于其抗渗出的作用;祛瘀活血方(当归芍药散、桃仁承气汤、大黄牡丹皮汤等)则在作用强度方面与柴胡相反,故建议二者合用。柴胡甙能抑制组织胺、5-羟色胺所致的血管通透性的增高,轻度抑制肋膜渗出;而对角叉菜胶、醋酸性水肿则无效,对豚鼠的组织胺性休g及小鼠的过敏性休g亦无保护作用。

四、抗病原体作用

曾有人报告,北柴胡注射液对流行性感冒病毒有强烈的抑制作用;从本品种注射液馏出的油状未知成分对该病毒也有强烈抑制作用。对结核杆菌的某一菌株据称有效。有人曾推测北柴胡可阻止疟原虫的发育,但实验研究,不能证实。

五、对肝脏的影响

对因喂食霉米而发生肝功能障碍之小鼠,同时喂食北柴胡,则谷丙及谷草转氨酶之升高,远较不给柴胡之对照组为轻;柴胡甙之作用,似不及北柴胡粉。对伤寒疫苗引起的兔肝功能障碍(尿胆元呈阳性反应),口服北柴胡煎剂(0.5-1.0g生药/公斤),有较显著的改善作用;对酒精引起的肝功能障碍亦有些效,但不如甘草;对有机磷引起的则效力很差,而对四氯化碳引起的无效。对注射新鲜鸡蛋黄溶液引起的大鼠实验性肝纤维化,亦无保护作用。同属植物新疆柴胡及圆叶柴胡据称有利胆作用。

六、对心血管作用

北柴胡醇浸出液能使麻醉兔血压轻度下降,对离体蛙心有抑制作用,阿托品不能阻断本品种抑制,北柴胡注射液则虽用较大剂量对在位猫心、血压皆无影响。柴胡甙对犬能引起短暂之降压反应,心率减慢;对兔亦有降压作用,并能抑制离体蛙心、离体豚鼠心房,收缩离体兔耳血管。

七、其他作用

北柴胡煎剂或醇提取物,予兔口服,可升高血糖。煎剂有溶血作用(相当于Merk制纯皂甙的1/100)。产地及采集时间不同皂甙含量及溶血强度也不同。柴胡甙对大鼠的应激性溃疡有防止作用,能促进小鼠小肠的推进运动,增强乙酰胆碱对离体豚鼠回肠之收缩作用(不能增强组织胺的本品种作用)。对离体兔肠亦有些兴奋作用。粗甙有显著的局部刺激作用。北柴胡注射剂对子宫无作用。柴胡的毒性很小,其酒精浸膏对小鼠皮下注射,最小致死量为1.1毫升/10g(10%水溶液),柴胡甙对小鼠口服之半数致死量为4.7g/公斤,腹腔注射在100毫g/公斤以下。柴胡注射剂毒性极微,5毫升/公斤静脉注射对猫的血压、呼吸、心脏无影响;0.2毫升/20g皮下注射,对小鼠无毒性。

据谓国产柴胡与日本产柴胡在作用上并无明显不同。

本品外,金黄柴胡的花、叶、茎浸剂对动物有利胆作用,对胆囊炎、胆管炎及肝炎亦有治疗作用,它能提高胆汁中胆酸、胆红质的含量,增大胆汁的胆甾醇-胆盐系数

化学成分

北柴胡根含挥发油、柴胡醇、油酸、亚麻酸、棕榈酸、硬脂酸、廿四酸、葡萄糖及皂甙等。皂甙中有柴胡皂甙a、c、d,柴胡甙元F、E、G,龙吉甙元。另有报道,根和种子中分出柴胡甙,这是多种甙的总称。此外,根中含α-菠菜甾醇、Δ7-豆甾烯醇、Δ22-豆甾烯醇、豆甾醇、侧金盏花醇、白芷素。茎、叶含芸香甙。果实含油11.2%,其中有洋芫荽子酸、反式洋芫荽子酸和亚袖酸。

狭叶柴胡根含皂甙、脂肪油、挥发油、柴胡醇。茎、叶含芸香甙。

金黄柴胡含芸香甙、核糖醇、廿九酮、廿六醇、α-菠莱甾醇、黄酮醇类、皂甙、生物碱、抗坏血酸、胡萝卜素等。在开花、结果期,从花、叶、茎中可得到槲皮素、异槲皮甙、芸香甙、异鼠李素和异鼠李素-3-芸香糖甙。

大叶柴胡根含柴胡甙、α-菠菜甾醇、蔗糖及多炔类化合物。

药材原始形态

一、北柴胡,又名:竹叶柴胡《植物名实图考》,铁苗柴胡、蚂蚱腿、山根菜、黑柴胡、山柴胡。

多年生草本植物,高45-70厘米。根直生,分歧或不分歧。茎直立,丛生,上部多分枝,并略作之字形弯曲。叶互生;广线状披针形,长3-9厘米,宽0.6-1.3厘米,先端渐尖,最终呈短芒状,全缘,上面绿色,下面淡绿色,有平行脉7-9条。复伞形花序腋生兼顶生;伞梗4-10,长1-4厘米,不等长;总苞片缺,或有1-2片;小伞梗5-10,长约2毫米;小总苞片5;花小,黄色,径1.5毫米左右;萼齿不明显;花瓣5,先端向内折曲成2齿状;雄蕊5,花药卵形;雌蕊1,子房下位,光滑无毛,花柱2,极短。双悬果长圆状椭圆形,左右扁平,长3毫米左右,分果有5条明显主棱,棱槽中通常有油管3个,接合面有油管4个。开花期间8-9月。结果期间9-10月。

中药材植株生长于干燥的荒山坡、田野、路旁。分布吉林、辽宁、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浙江、湖北、四川、山西、陕西、甘肃、西藏等地。

二、狭叶柴胡,又名:红柴胡、细叶柴胡。

多年生草本植物,高30-65厘米。根深长,不分歧或略分歧,外皮红褐色。茎单1或数枝,上部多分枝,光滑无毛。叶互生;根生叶及茎下部叶有长柄;叶片线形或线状披针形,长7-15厘米,宽2-6毫米,先端渐尖,叶脉5-7条,近乎平行。复伞形花序;伞梗3-15;总苞片缺,或有2-3;小伞梗10-20,长约2毫米;小总苞片5;花小,黄色:花瓣5,先端内折;雄蕊5;子房下位,光滑无毛。双悬果,长圆形或长圆状卵形,长2-3毫米,分果有5条粗而钝的果棱,成熟果实的棱槽中油管不明显,幼果的横切面常见每个棱槽有油管3个。开花期间7-9月。结果期间8-10月。

中药材植株生长于干燥草原。分布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河北、山东、江苏、安徽、甘肃、青海、新疆、四川、湖北等地。

选方

一,治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鞕,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柴胡半斤,黄芩三两,人参三两,半夏半升洗,甘草炙),生姜各三两(切),大枣十二枚(擘)。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伤寒论》小柴胡汤

二,治邪入经络,体瘦肌热,推陈致新;解利伤寒,时疾,中喝,伏暑:柴胡四两洗,去苗,甘草一两炙)。上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羔,同煎至八分,食后热服。《本事方》柴胡散

三,治外感风寒,发热憨寒,头疼身痛;痎疟初起:柴胡一至三钱,防风一钱,陈皮一钱半,芍药二钱,甘草一钱,生姜三,五片。水一钟半,煎七,八分,热服。《景岳全书》正柴胡饮

四,治肝气,左胁痛:柴胡,陈皮各-钱二分,赤芍,枳壳,醋炒香附各-钱,炙草五分。《医医偶录》柴胡疏肝饮

五,治肝经郁火,内伤胁痛:柴胡,黄芩,山栀,青皮,白芍,枳壳。《症因脉治》柴胡清肝饮

六,治血虚劳倦,五心烦热,肢体疼痛,头目昏重,心忪颊赤,口燥咽干,发热盗汗,减食嗜卧,及血热相搏,月水不调,脐腹胀痛,寒热如疟;又疗室女血弱阴虚,荣卫不和,痰嗽潮热,肌体羸瘦,渐成骨蒸:甘草半两炙微赤,当归去苗,锉,微炒),茯苓(去皮,白者),白芍药,白术,柴胡(去苗)各一两。上为粗末。每服二钱,水一大盏,煨生姜一块切破,薄荷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渣热服,不拘时候。《局方》逍遥散

七,治盗汗往来寒热:柴胡去苗,胡黄连等分,为末,炼蜜和膏,丸鸡头子大。每一,二丸,用酒少许化开,入水五分,重汤煮二,三十沸,放温服,无时。《小儿卫生总微论方》柴胡黄连膏

八,治荣卫不顺,体热盗汗,筋骨疼痛,多困少力,饮食进退:柴胡二两,鳖甲二两,甘草,知母各一两,秦艽一两半。上五味杵为末。每服二钱,水八分,枣二枚,煎六分,热服。《博济方》柴胡散

九,治黄疸:柴胡一两去苗,甘草一分。上都细锉作一剂,以水一碗,白茅根一握,同煎至七分,绞去渣,任意时时服,一日尽。《传家秘宝方》

十,治肝黄:柴胡一两去苗,甘草半两炙微亦,锉,决明子,车前子,羚羊角屑各半两。上药捣筛为散。每服三钱,以水一中盏,煎至五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圣惠方》柴胡散

十一,治积热下痢:柴胡,黄芩等分。半酒半水,煎七分,浸冷,空心服之。《济急仙方》

古籍记载

一、《本草衍义》:柴胡《本经》并无一字治劳,今人治劳方中,鲜有不用者。尝原病劳,有一种真藏虚损,复受邪热;邪因虚而致劳,故曰劳者牢也,当须斟酌用之。如《经验方》中治劳热,青蒿煎丸,用茈胡正合宜耳。服之无不效。热去即须急已,若或无热,得本品愈甚。《日华子》又谓补五劳七伤,《药性论》亦谓治劳乏羸瘦,若本品等病,苟无实热,医者执而用之,不死何待!如张仲景治寒热往来如疟状用柴胡汤,正合其宜。

二、《医学启源》:柴胡,少阳、厥阴引经药也。妇人产前产后必用之药也。善除本经头痛,非本品药不能止。治心下寤、胸膈中痛。引胃气上升,以发散表热。

三、李杲:柴胡泻肝火,须用黄连佐之。欲上升则用根,酒浸;欲中及下降,则生用根,又治疮疡癖积之在左。十二经疮药中,须用以散诸经血结气聚,功用与连翘同。

四、《滇南本草》:伤寒发汗用柴胡,至四日后方可用:若用在先,阳症引入阴经,当忌用。

五、《纲目》:劳有五劳,病在五脏。若劳在肝、胆、心及包络有热,或少阳经寒热者,则柴胡乃手足厥阴、少阳必用之药;劳在脾胃有热,或阳气下陷,则柴胡乃引消气退热必用之药;惟劳在肺肾者不用可尔。然东垣李氏言诸有热者宜加之,无热则不加。又言诸经之疟,皆以柴胡为君;十二经疮疽,须用柴胡以散结聚。则是肺疟肾疟,十二经之疮有热者,皆可用之矣。但要用者精思病原,加减佐使可也。如《和剂局方》治上下诸血,龙脑鸡苏丸,用银柴胡浸汁熬膏之法,则世人知本品意者鲜矣。按庞元英《淡薮》云,张知閤久病疟,热时如火,年余骨立,医用茸、附诸药,热益甚。召医官孙琳诊之,琳投小柴胡汤一帖,热减十之九,三服脱然。琳曰,本品名劳疟,热从髓出,加以钢剂,气血愈亏,安得不瘦?盖热有在皮肤、在脏腑、在骨髓,非柴胡不可。若得银柴胡,只须一服,南方者力减,故三服乃效也。观本品,则得用药之妙的矣。寇氏之说,可尽凭乎?

六、《本草经疏》:柴胡,为少阳经表药。主心腹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除伤寒心下烦热者,足少阳胆也。胆为清净之府,无出无入,不可汗,不可吐,不可下,其经在半表半里,故法从和解,小柴胡汤之属是也。其性升而散,居阳,故能达表散邪也。邪结则心下烦热,邪散则烦热自解。阳气下陷,则为饮食积聚,阳升则清气上行,脾胃之气行阳道,则饮食积聚自消散矣。诸痰热结实,胸中邪逆,五脏间游气者,少阳实热之邪所生病也。柴胡苦平而微寒,能除热散结而解表,故能愈以上诸病。大肠停积,水胀,及湿痹拘挛者,柴胡为风药,风能胜湿故也。按今柴胡有二种,一种色白黄而大者,名银柴胡,专用治劳热骨蒸;色微黑而细者,用以解表发散。《本经》并无二种之说,功用亦无分别,但云银州者为最,则知其优于发散,而非治虚热之药明矣。

七、《本草汇言》:银柴胡、北柴胡、软柴胡,气味虽皆苦寒,而俱入少阳、厥阴,然又有别也。银柴胡清热,治阴虚内热也;北柴胡清热,治伤寒邪热也;软柴胡清热,治肝热骨蒸也。其出处生成不同,其形色长短黑白不同,其功用内外两伤主治不同,胡前人混称一物,漫五分理?《日华子》所谓补五劳七伤,治久热羸瘦,与《经验方》治劳热,青蒿煎丸少佐柴胡,言银柴胡也。《衍义》云,《本经》并无一字治劳,而治劳方中用之,鲜有不误者,言北柴胡也。然又有真藏虚损,原因肝郁血闭成劳,虚因郁致,热由郁成,软柴胡亦可相机而用。如《伤寒》方有大、小柴胡汤。仲景氏用北柴胡也。脾虚劳倦,用补中益气汤,妇人肝郁劳弱,用逍遥散、青蒿煎丸少佐柴胡,俱指软柴胡也。业医者当明辨而分治可也。

八、《本草正》:柴胡,用本品者用其凉散,平肝之热。其性凉,故解寒热往来,肌表潮热,肝胆火炎,胸胁痛结,兼治疮疡,血室受热;其性散,故主伤寒邪热未解,温病热盛,少阳头痛,肝经郁证。总之,邪实者可用,真虚者当酌其宜,虽引清气上升,然升中有散,中虚者不可散,虚热者不可寒,岂容误哉?柴胡之性,善泄善散,所以大能走汗,大能泄气,断非滋补之物,凡病阴虚水亏而孤阳劳热者,不可再损营气,盖未有用散而不泄营气者,未有动汗而不伤营血者。营即阴也,阴既虚矣,尚堪再损其阴否?然则用柴胡以治虚劳之热者,果亦何所取义耶。

九、《药品化义》:柴胡,性轻清,主升散,味微苦,主疏肝。若多用二、三钱,能祛散肌表。属足少阳胆经药,治寒热往来,疗疟疾,除潮热。若少用三、四分,能升提下陷,佐补中益气汤,提元气而左旋,升达参芪以补中气。凡三焦胆热,或偏头风,或耳内生疮,或潮热胆痹,或两胁刺痛,用柴胡清肝散以疏肝胆之气,诸症悉愈。凡肝脾血虚,骨蒸发热,用逍遥散,以本品同白芍抑肝散火,恐柴胡性凉,制以酒拌,领入血分,以清抑郁之气,而血虚之热自退,若真脏亏损,易于外感,复受邪热,或阴虚劳怯致身发热者,以本品佐滋阴降火汤除热甚效。所谓内热用黄芩,外热用柴胡,为和解要剂。

十、《本草崇原》:柴胡,乃从太阴地土、阳明中土而外达于太阳之药也,故仲祖《卒病论》言伤寒中风不从表解,太阳之气逆于中土,不能枢转外出,则用小柴胡汤达太阳之气于肌表,是柴胡并非少阳主药。后人有病在太阳而用柴胡,则引邪入于少阳之说,本品无稽之言。

十一、《本经逢原》:柴胡,小儿五疳羸热,诸疟寒热,咸宜用之。痘疹见点后有寒热,或胁下疼热,于透表药内用之,不使热留少阳经中,则将来无咬牙之患。

十二、《本草经解》:柴胡,其主心腹肠胃中结气者,心腹肠胃,五藏六府也,藏府共十二经,凡十一藏皆取决于胆,柴胡轻清,升达胆气,胆气条达,则十一藏从之宣化,故心腹肠胃中,凡有结气,皆能散之也。其主饮食积聚者,盖饮食入胃,散精于肝,肝之疏散,又借少阳胆为生发之主也,柴胡升达胆气,则肝能散精,而饮食积聚自下矣。少阳经行半表半里,少阳受邪,邪并于阴则寒,邪并于阳则热,柴胡和解少阳,故主寒热之邪气也。

十三、《本草经百种录》:柴胡,肠胃之药也。观《经》中所言治效,皆主肠胃,以其气味轻清,能于顽土中疏理滞气,故其功如本品。天下惟木能疏土,前人皆指为少阳之药,是知末而未知其本也。

十四、《本草求真》:柴胡能治五痨,必其诸脏诸腑,其痨挟有实热者,暂可用其解散实热是外邪内郁而实。真虚而挟实热,亦当酌其所宜。虽引清阳之气左旋上行,然升中有散,若无归、耆同投,其散滋甚。虚热不可寒,血衰火毒者不可操,岂容误哉?兼之性滑善通,凡溏泄大便者,当善用之。

十五、《药征》:《本草纲目》柴胡部中,往往以往来寒热为其主治也。夫世所谓疟疾,其寒热往来也剧矣,而有用柴胡而治也者,亦有不治也者。于是质之仲氏之书,其用柴胡也,无不有胸胁苦满之证。今乃施诸胸胁苦满,而寒热往来者,其应犹响之于声,非直疟也,百疾皆然。无胸胁苦满证者,则用之无效焉。然则柴胡之所主治,不在彼而在本品。

十六、《重庆堂随笔》:柴胡为正伤寒要药,不可以概治温热诸感;为少阳疟主药;不可以概治他经诸疟;为妇科妙药,不可以概治阴虚阳越之体,用者审之。

十七、《本草正义》:柴胡味苦,而专主邪热,故《名医别录》称其微寒。然香气馥郁,而体质轻清,气味俱薄,故与其他之苦寒泄降者,性情功用,大是不同。《本经》、《别录》主治,多属肠胃中饮食痰水停滞积聚之症,则诸般积聚,皆由于中气无权,不能宣布使然。柴胡能振举其清阳,则大气斡旋,而积滞自化。其治外邪寒热之病,则必寒热往来,邪气已渐入于里,不在肌表,非仅散表诸药所能透达,则以柴胡之气味轻清芳香疏泄者,引而举之以祛邪,仍自表分而解,故柴胡亦为解表之药,而与麻、桂、荆、防等专主肌表者有别。且柴胡证之呕逆及胸痞痛诸症,固皆肝胆木邪横逆为患,乃以柴胡之升腾疏泄者治之,既非镇摄之品,何以能制刚木之横?则以病由外来之邪所乘,肝胆之阳,遏抑不得宣布,失其条达之本性,因而攻动恣肆。柴胡能疏泄外邪,则邪气解而肝胆之气亦舒,木既畅茂,斯诸证自已。乃或又因本品而谓柴胡能平肝胆之横,凡遇木火上凌,如头痛耳胀,眩晕呕逆、胁肋胀痛等症,不辨是郁非郁,概投柴胡,愈以助其鸱张,是为教猱升木,则又毫厘之差,千里之谬矣。且柴胡之治寒热往来,本主外感之病也,故伤寒、温热、湿温诸病,始则火寒大热,已而寒热间断,发作有时,胸胁不舒,舌苔浊腻者,斯为邪在半表半里,柴胡泄满透表,固是专司。若乍病之时,忽寐忽热,一日数作,则邪在气分,尚是表病,柴胡亦非其治。若至病久气虚,亦复寒热来往,而脉见虚软,舌色光滑,疑谓虚热,又非邪盛之寒热可比,则柴胡升举,亦非所宜。惟必审知其为脾阳不振,中气下陷,则东垣补中益气之方,乃堪采用,然升、柴升清,特其少少之辅佐品耳。至如疟病之寒热往来,既有不移时刻,又似仲景小柴胡成法,正为本品证一定不易之主方。然在寒热方盛之初,或多寒,或多热,亦当分别见证,各为治疗,并非用得一味柴胡,便可自谓通治疟病之秘钥。惟必至寒热发作,虽有定时,而日至日晏,则邪入渐深,乃为正气不足,清阳下陷之侯,所谓阳病渐入于阴,非柴胡升举其清气,不能提出阴分,还归于表而病解,则柴胡乃是必不可少之药。又疟缠既久,邪势已衰,而正气亦惫,是又所谓脾阳不振之候,亦必以柴胡升举中气,使其清阳敷布,而后寒热可止,则须与补脾之药并用,东垣之补中益气汤方,最为合拍,是乃虚疟之宜于柴胡者。本品外则虽是往来之寒热,而柴胡亦非必用之药矣。约而言之,柴胡主治,止有二层:一为邪实,则外邪之在半表半里者,引而出之,使还于表,而外邪自散;一为正虚,则清气之陷于阴分者,举而升之,使返其宅,而中气自振。本品外则有肝络不疏之症,在上为胁肋搐痛,在下为脐腹腆胀,实皆阳气不宜,木失条达所致,于应用药中,少入柴胡,以为佐使而作向导,奏效甚捷。柴胡以气胜,故能宣通阳气,祛散外邪,是去病之药,非补虚之药。在脾虚之病用之者,乃借其升发之气,振动清阳。提其下陷,以助脾土之转输,所以必与补脾之参、芪、术并用,非即以柴胡补脾也。甄权《药性论》谓,治热劳骨节烦疼,虚乏羸瘦,盖亦指脾气不振,清阳陷入阴分者言之,故下文更有宣畅气血四字。明谓本品是气血不畅,用柴胡以振举其清气,则气血自能宣畅,且可透泄其热,斯为热劳赢瘦之正治。初非谓劳瘵既成之后,血液耗竭,灼热将枯,而亦以柴胡升散之也。乃后人不知辨别,竟误以为劳瘵通治之良方。《日华子本草》竟有补五劳七伤之句,以升阳散邪之药而妄称为补,大错铸成,实源于本品;洁古因之,亦宜以除虚劳三字为言,盖至本品而柴胡遂为虚劳之专主矣。亦知劳有五藏之分,虚亦有中下之异,而无不发内热者。心脾之劳,阳气郁结而为灼热,以柴胡升举而泄散其热,宜也。若肝肾之劳,阴精耗烁而为蒸热,亦以柴胡拔本而发扬其热,可乎?中虚之热,为阳入于阴,以柴胡提出阴分,是使之返归本位,如人坠深渊,挈之登岸,是也。若下虚之热,为阴出之阳,亦以柴胡举之上升,是使之脱离根柢,如百谷丽土,拔之石上,可乎? -《中药大辞典》

当归6克,柴胡5克,黄苓3克,甘草

这个方子应该是可以起到治疗作用的,把舌头的照片发过来给您看一下,目前具体的表现是什么?

甘草,白术,黄苓,柴胡,牡丹皮,郁金

问 甘草,白术,黄苓,柴胡,牡丹皮,郁金,桔梗,青冬,炒牛旁子治什么病 抚琴少女 关注度:198 这个药方有宣肺止咳,疏肝解郁的作用,可以本药材常用治疗,肝郁气滞导致的咳嗽气喘的治疗。

山枝黄苓柴胡泽泻苦参白浆草木通

你好:上药中山栀子、黄芩、苦参、黄柏都属于清热泻火的药物;柴胡疏肝泄热、和解少阳;泽泻、木通、车前子、猪苓利水渗湿;综上所述,该方剂具体清热泻火、泄热利水的功效,应该可以治疗黄疸、湿热等多种病证。

黄莲黄拍黄苓知母贝母桔梗恙活柴

问 黄莲黄拍黄苓知母贝母桔梗恙活柴胡当归茯苓桑皮能治感冒吗 以后的以后有我在你身边 关注度:424 感冒是多种多样,这些药一起用并没有治疗的效果,要是分开利用,对证加减能在治疗感冒上会有特殊的效果

求一副中药的作用:陈皮,黄苓,

清热凉血,滋阴润燥,袪风解表,常用于皮肤病,如血热,银屑病,过敏等

柴胡,黄苓连翘甘草治什么病

清热解毒治疗感冒发烧

当归 生地 桃仁 红花 枳壳 赤芍 柴

这是很有名的方子,出自清代医家王清任的《医林改错》,但是里面的川芸是错的,应该为川芎。本方具有血化瘀而不伤正、疏肝理气而不耗气为特点,达到运气活血、祛瘀止痛的功效。原为瘀血阻滞胸部引起的胸闷、胸痛而设,后来经过长期的临床应用,发现本方除了能治疗胸部疾病之外

柴胡疏肝散中为什么用白芍而不用

你好,这方子的祖方是四逆散:柴胡 白芍 枳实 甘草。2000年前的方子。 柴胡疏肝散从这里化出来的。白芍在这里主要起的作用是柔肝和血。如果是赤芍,那活血通淤的作用更大些,这里不需要用,因为需要起的作用是白芍要起的作用。 当然临床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加减应用的。

大柴胡汤中的芍药是白芍还是赤芍

我认为是白芍,与柴胡相伍有舒泄肝胆之郁热,柔肝和血缓急止痛的作用!

川芎白芷荆芥钩藤甘草薄荷蔓荆子

问 川芎白芷荆芥钩藤甘草薄荷蔓荆子柴胡天麻菊花防风栀子竹茹茯神一起服用的能起 情意怎寄 关注度:481 清肝火属于性味属于性味平和的一味中药材和的一味中药材肝阳为主 我的一切,从此与你无关 关注度:373 疏风解表属于性味属于性味平和的一味中药材和的一味中药材肝熄风,主治风药

柴胡.川穹.蔓荆子.白芷.葛根.羌活

问 柴胡.川穹.蔓荆子.白芷.葛根.羌活.荆芥这些中药是治什么病的

元胡与柴胡可以同时用在方剂中吗

问 元胡与柴胡可以同时用在方剂中吗? 为你戎马今生 关注度:333 视病情而定,可以在同一方剂中!

中药材tag